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彩云比特

比特币挖矿的魔幻现实

2016-11-19 22:11| 发布者: lvl| 查看: 914| 评论: 1|原作者: lvl

摘要: 文明,总是最新于江河流域诞生。河流是源头,滋养生命,繁衍生息,敬奉神灵,秩序建立,部落成文,开疆拓土,再有治国蒸小鲜,上善若水,子在川上,风和蒸汽机把船舶从江河驱动向海洋。 大渡河,长江流域岷江的最大 ...
文明,总是最新于江河流域诞生。河流是源头,滋养生命,繁衍生息,敬奉神灵,秩序建立,部落成文,开疆拓土,再有治国蒸小鲜,上善若水,子在川上,风和蒸汽机把船舶从江河驱动向海洋。

大渡河,长江流域岷江的最大支流。五月,我望着大渡河的河水,汹涌而澎拜,回忆起人类文明在时空中的逐渐成型又蓦然变迁。然而,此刻我不是望川怀古的历史学者,我是一位访客,在等一个人,以及观看HaoBTC的新矿场,目前人类最酷的生意。

跑马山的背景倒映到河水中,五月是汛期。等待的疲倦困意,我快成了蝉卧雪岭的虫草。孙纯宇从山坡上小跑下来,不断“Hi”,摇手打招呼,越来越近的时候,连连双手合十向我表达迟来的歉意。一个小时前,按照他给的微信指引,百度地图把我带到这里后就失去了目标,古老的流域地理位置还没有被互联网文明标识与征服。

“抱歉,临时网络不通,刚才在切换卫星网络,耽误了时间。”孙纯宇具有东北人少见的谦逊,甚至羞涩。他胡子拉渣,脸色黝黑,身着紧身的灰色T桖,大约左乳位置印着“HaoBTC”的字体,搭配着常见的洗旧牛仔裤,脚上穿着纽百伦新款鞋子,俨然是乔布斯版的典型IT男。然而他并非苹果党,而是锤子粉,罗永浩是另外一个东北人。与老罗一样,孙纯宇脸部和腰部有着丰富的肉,所以无法把T桖扎到裤腰里,而是任之散在外头,若再腰上拴一红巾,就有资格走在上海滩许文强的左右。这么胖乎乎的大个头,他在比特币社区的昵称却是“孙小小”。面对我这个苹果党刻薄的打趣,孙小小宽厚地笑,拍拍我的肩膀,说,“好久不见,讲得好棒!走,带你先去看新矿场”。好棒,是他的口头禅。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矿场,上一次是去年八月份。当时矿场一天可以挖掘出90个比特币,而现在则可以挖掘出180个;当时比特币价格是1500元每个,而现在则是3900元。这意味着上次所说的年产值5000万的矿场,现在已经成长为年产值25000万。孙小小连连摆手,说没那么多,得考虑比特币的减半周期和算力的增长情况。

矿场,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原型是煤矿,与大地打交道,挖掘几百米深的矿井,带着瓦斯灯疲倦的矿工,不断飞扬的尘土,不断挖掘黑煤,矿工上下也是黑的,除了牙齿。传输带上源源不断带出煤,然后大货车在一旁等候着。

眼前的比特币矿场则不是这样子,矿场位于大渡河某一水电站内。矿场主体由四个蓝色长厢大棚组成,类似电脑机房。每一个大棚里面存放在7000台比特币矿机,一共接近30000台矿机。相比去年,这批矿机都顺利进行了更新换代,目前其中拥有10000台S7矿机,8000台A6矿机,这两种矿机都分别由全球最大的两家矿机商生产。带上安全手套,刷卡进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小热浪,几千台矿机24小时不间断的运转工作,电能转化成热能,所以厂房建造了风冷系统和水冷系统,棚室内部部署着两台巨大的风扇,把热气流吹向水冷墙,后者为一面庞大的铁丝帘,冷水从上往下流动,每一个铁丝帘洞都挂着水珠,风扇把热气流吹向铁帘,加速水珠的蒸发,从而带走室内的热量,使得室内的温度保持在38度以下。

1.jpg
这是国内最专业的比特币矿场,大货架上整齐规整地摆放着矿机,矿机和电源的走线非常齐整而有序。

2.jpg
闪耀着蓝色晶莹光的矿机,7*24小时计算,在另外时空缔造秩序,唯一的使命就是不断地计算解题,寻找下一个区块,获得区块记账权,从而获得打包区块的奖励,这个过程简称为“比特币挖矿”。

3.jpg
科幻感十足的风冷系统,精密定制的电风扇群,轮转,时刻把场内热气带出去科幻感十足的风冷系统,精密定制的电风扇群,轮转,时刻把场内热气带出去

4.jpg
颇有诗情画意的水冷系统,水珠挂满在铜丝帘上,如同苏丽珍傍晚回家的上海深巷。颇有诗情画意的水冷系统,水珠挂满在铜丝帘上,如同苏丽珍傍晚回家的上海深巷。

5.jpg
矿工的专用降噪耳机。矿机在计算的过程中,除了散发出热量,还有噪音.矿工的专用降噪耳机。矿机在计算的过程中,除了散发出热量,还有噪音.

6.jpg
开发了专业的软件,能时刻监控每一台矿机的运行情况。开发了专业的软件,能时刻监控每一台矿机的运行情况。

相比煤矿,比特币矿场无烟低碳绿色环保,不用质检,没有残品,不用售后服务,没有三角债,现款现货,不喝水不费油,给点电就行。在古老的江河流域,正维护着最前沿的区块链文明的运行,所以说这是最酷的生意。

矿场选择在大渡河,必然是因为这里的水电便宜而丰沛。作为国内最知名的比特币钱包商HaoBTC,旗下的自营矿场也一样知名,全球比特币社区Bitcointalk上曾有Eric mu的三个月矿场生活的连载,引得超过10万海外比特币玩家的关注。世界每挖出100枚比特币,都有5枚产自这里。

作为掌管全球5%比特币算力的孙小小,对于矿场的成本有着最深刻的思考。矿机成本,在专业化规模化部署的情况下,这里的矿场对矿机商有较大的议价权。电力成本,这里几乎是大规模正规用电的极佳之地,以直接承包水电站的形式,获得最便宜的电力。

在我进康定后的一段大渡河上,就布满十几家水电站,在比特币矿场未曾进驻之前,这里的电力供应远远大于需求,所以国家电网不得不计划分配,很多水电站一周只能发电两天,休息五天。比特币矿场纷纷进驻之后,均以承包水电站的方式,让这里的发电成为7*24的状态。孙纯宇上一份工作是在深圳某矿机商,他颇有体会地说,深圳的制造成本降低矿机制造成本,四川的水电成本降低矿场的运营成本,这是目前全球70%算力在中国的原因。

康定这座小城,比特币挖矿成为拉动经济的新产业,传闻这座城的快递员,拿起包装就知道是哪一型号的矿机。很多藏族的青年,遍布大大小小的矿场,成为新时代的矿工。大渡河产生充裕的电,成为经济发展的母亲河。全球最大的矿机商,维修点只有两个城市,康定是其中的一座。

2015年全国装机容量32000万千瓦,整个比特币系统60万千瓦。“比特币系统消耗的电,实际上只需要四川一座中等水电站就足以,并非人们想象中那么消耗能源,在目前阶段,比特币消耗的能源,都是我国的弃水弃电,是激活了经济,并不是无聊的消耗。”

面对一个月后即将到来的减半周期,孙小小较为轻松而淡然,谈到比特币减半周期是计算好的,预料到的,并非突然而至,所以一切都在可控之内,更期待本次减半后的币价是否如同上一周期的曲线。但不可否认,减半后的挖矿,将进入微利时代,回本周期将从200天延长之一年,对比特币挖矿行业而言,这是比较长的。但是横向相比,一年就能回本的生意,是其他行业无比羡慕的,是其他行业无法企及的。比特币挖矿作为区块链运作的基础设施,在任何时间段都是不可缺少的,是永久存在的行业,意义甚至比互联网的服务器更为深远。当然,随着市场的调节,在挖矿这个行业,会越来越规模化,专业化。

7.jpg
孙小小与矿机,这位年轻人,是这座占全球5%算力份额的比特币矿场的掌舵人

在未进比特币行业之前,孙小小是一位野外测绘师,雇主是国土局,丈量田野和山坡的面积,深一脚浅一脚,步履遍布于从南京的茉莉花源地到漠河的原野,打交道的单位是公顷、平方千米、亩。这是一项非常古老的工作,大禹治水的大禹,是这个行业的始祖。在现实文明中,卫星、谷歌和无人飞行机的出现,完全可以淘汰掉这个职业,但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国这种职业还在体制内顽强存在,以数据保密为由,拒绝互联网文明的福利。

2013年4月,孙小小接触比特币后,体内按不住的自由因子蠢蠢欲动,回看当年他的微博,每一条都能深深感受到这位年轻人按耐不住想脱离的决心,和对比特币的热爱。他的家庭是东北一个普通家庭,在传统父母的观念里,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踏踏实实,是大多数普通人幸福的最大公约数。

于是,比本人反逃更快的,是他的财富。在某一个黑夜,比特币价格为750元,他思索良久,狠一狠牙,把全部的钱都换成比特币,那是他几年来双脚丈量大半个中国的薪水。“既是一种神奇的兴奋解脱,又在忐忑不安中期待未来。”如同所有的比特币布道者一样,这位文艺青年,原先只发心得体会的微博上,出现比特币的字样越来越多,不少朋友受他的启示也纷纷加入投资比特币行列。

2013年总被媒体称为比特币在中国的元年。这一年的比特币有三千眩目的珠光,绚丽而充满诱惑,而这一年的比特币也是处于蛮荒无疆,处处有着黑暗森林的水潭与激流,追逐财富自由的飞鸟,忘记自己只是投资领域的新兵,沉迷那激起的微谰惑动,扑羽而下,却未曾预料,吞噬才是漩涡的目的。孙小小在比特币行业,几乎在最高价接盘了烤猫股份,接下来是无休无止的阴跌,不久便比特币数量损失一大半。

一方面出于对币数减半的不可言说的悲伤和懊恼,一方面出于对币价持续上涨的兴奋和冲动。在悲喜之间,孙小小终于放下杂念,如同他当年读大学那番突然而来的叛逆,毅然辞职,投身于比特币行业。

我曾记得第一次见小小的情景,那是长沙的深秋,小小提着两大包的T桖,从南京押送来湖南,为了比特人论坛的一场讲座,当时他是比特币周边产品第一人。当时我是那场讲座的热场嘉宾,我问他,为什么不用快递呢,他说第一次接这么大的单子,为了能保证准时到达,还是自己押送放心。靠谱的哥们,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

后来的岁月,我们成为比特币行业的挚友,他分别做过比特币周边、矿机、导航等,而我做交易、搬砖、钱包。在比特币行业中,行情大好的时期,所有人的激情高涨,呼吁一万刀和自由理想,而在行情不好的时候,唯有真正热爱者才能坚持,互相讨论与鼓励。

再一次的交集,是2015年春。星空组建团队,不管学历,甚至不看所谓的“能力”,而是看靠谱程度和学习能力,信仰互联网,相信天下知识皆在互联网,有心人可以随时学习并组装需要的知识或技能。当是时,随着比特币行业环境恶劣,比特币币价低迷,且出现某比特币理财网站关闭事件。比特币创业团队招人难度尤其大,我们的目标放在了比特币粉丝的身上,于是孙小小成为我们需要寻找的人。

然而此时的孙小小,经过币价大跌和烤猫跑路,币价跌,币数少,财富只剩下原先的2%,正在承受着不可言之的压力,心情尤其消沉,对比特币失去了信心,比比特币创业更是提不起任何的兴趣,拒绝了我们的邀请。

几次邀请到HaoBTC吃饭,与团队谈笑风生后稍微有些改观,他开始相信比特币行业还是有着真爱粉,正在为比特币的未来谋划,为比特币每一次进步而鼓舞。四月一个深夜,我再次和孙小约在星巴克咖啡馆,谈论比特币的未来和HaoBTC的未来。终于,他答应了加入,不过提了一个条件,他需要奔跑起来,主动请缨成为HaoBTC自营矿场的负责人。就这样,对比特币怀着赤诚之心的孙小小,遭受巨大的打击后,重新出发,再次奔走,步履遍布中国版图的中西部。这次打交道的单位是G,T, P,比特币算力单位。旋转的空间转移,忙碌的时间轮转,他重新树立起对比特币的信心。

孙小小在星空的带领下,逐渐成长为矿场的掌舵人,独当一面。如同一个养蜂人,寻找花源一番的寻找电力资源。一年时间,HaoBTC自营矿场从3P,飙涨到目前的72P,占到全球算力的5%,与此同时,给用户发放了2300个比特币利息。

网页上算力的数字变化,是简单的,背后却是孙小小以及团队无尽的努力和不容易。

为了寻访合适电源,星空与孙小小几乎踏遍四川所有的中小型水电站,蜀道难,是千年难解之题,唯有意志和双脚可以信任。

曾遇上矿机纠纷,对方是黑社会,处处为难,孙小小孤身前往,与对方痛饮一夜白酒,争取了最大程度的利益和解。

有时如同一个养蜂人,押送上万台矿机,完成一次长距离的迁移。从内蒙古到四川,足足千里路,孙小小与司机开车两天。到了四川境内,天突然暴雨,滚石不断滚落敲打在车顶,有着二十年经验的司机也陷入久久的沉默,十九公里山路停停开开,花了三个小时,终于艰难抵达矿场,孙小小和司机痛快喝了一瓶白酒。小小问司机当时在想什么。司机说我不是在沉默,我实在祈祷。司机问小小你呢,小小说我只是想早点到矿场,早点上线,早点挖出比特币。

孙小小说,大型矿场的策略和管理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并不能保证每一台机器都能赚钱,实际上第一批的S7是亏钱的,这个在所难免。但是我们能调整策略,做到扭亏为盈。与此同时,我们的算力保障率是第一的,科学的管理经验,能极大程度上减少矿机的障碍,和最及时解决这些障碍。

“矿场部分,我们接下来还有一个大计划,在不久的未来会知道的。减半以后,我们的算力会更加闪耀。”孙小小边调试卫星网络,一边掉过头来说。

夜晚,这座城市有李志的演唱会。扭动的人群中,孙小小跟着旋律尽情地吼:“爱人你可感到明天已经来临,码头上停着我们的船,我会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



超级比特币

www.haobtc.com 最专业的比特币钱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微博 收藏 分享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bb321goto 2016-11-19 23:46
一位专业矿工的故事

查看全部评论(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