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彩云比特

“挖矿人”自述比特币江湖

2016-12-19 09:18| 发布者: lvl| 查看: 826| 评论: 2|原作者: lvl

摘要: 上周比特币价格力拔新高,昨天盘中最高价突破每枚5600元,去年10月启动的上升势头后劲十足。三年前的人气爆棚,之后迅速冰封,再到今年全面复苏,大约2000多名创业者的比特币圈子再度成为市场追逐的热门。 故事一 ...
1.jpg

上周比特币价格力拔新高,昨天盘中最高价突破每枚5600元,去年10月启动的上升势头后劲十足。三年前的人气爆棚,之后迅速冰封,再到今年全面复苏,大约2000多名创业者的比特币圈子再度成为市场追逐的热门。

故事一

从事教育行业的小老板扎进比特币

算力是比特币矿机产出比特币的能力,是矿机每秒产生hash碰撞的能力。算力的单位转换关系是1000G=1T,1000T=1P,现在全网总算力约为2000P。在比特币的世界,一天的总产量约是1800枚。挖矿可以抽象理解为这2000P算力每天争夺1800枚比特币生产权的行为。算力的涨跌趋势总体跟币价的涨跌正相关,跟矿机价格的涨跌负相关。

做比特币之前搞教育

在中关村天创科技大厦6层的一间办公室,Haobtc.com(好比特币)公司的COO吴广庚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讲述了比特币史上的冲浪行情。这个年轻的创业者今年30岁,却已经有6年的创业经历了。接触比特币之前,他是个从事教育的小老板。

吴广庚是广东人,湖南师范大学毕业的他,凭借所学专业电子商务与数学,先做家教网,后做家长网,然后又对接老师和家长办起了培训学校。他和同学两个人做老板,有20个老师,8个分校或者说8个教学点,每年赢利几十万。这个闲不住的年轻人也玩股票、开淘宝店、刷微博,对科技时尚的东西从不放过。大约2012年末,他通过科技媒体了解了比特币,“最初没感觉,只觉得是一个新奇的软件,于是在淘宝上购买,当时是几十元一个比特币,安装客户端体验后,觉得并不好玩。”在他看来,比特币不过是个极客玩具,对自己的生活、事业包括赚钱都没什么影响。

最早的刺激是看了一篇报道,一个圈内名人所投资的比特币股票一下暴涨了50倍,当时吴广庚血脉贲张。擅长数学思维的吴广庚发现了暴富后面隐藏的逻辑:比特币将是未来的一种生态和趋势。他看到了行业的曙光,“说干就干!”吴广庚迅速投入10多万元,买下了几百个比特币,成了比特币的铁杆儿。

后来他认识了现在的老板吴钢(网名星空),来到北京,加盟了吴钢挂帅的Haobtc.com。吴广庚北上再次创业,“我不光用钱去抄底,我是用整个人去抄比特币的底了。”

想拥有全网万分之一的算力

Haobtc.com从2014年最初的5个人,发展到今天的40人(含矿场),照这样的速度,明年可能有100人的规模。据吴广庚介绍,这个团队都是比特币的极客,属于中文圈内早期知名玩家,都算是比特币圈的大神,江湖人称“比特币神教”。

吴广庚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的这家公司目前一直盈利,所以还没融资。基本全员持股,有股权,每月薪水也是用比特币支付。具体待遇,吴广庚轻描淡写,“高出比特币平均水平。”

讲到个人的梦想,吴广庚给北青报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全球每天生产1800个比特币,全网有2000P的算力。我希望每天能保持全网万分之一的算力,如果不够我就用比特币去买。如果每天我有0.2P的算力,一天可以生产0.18个比特币。四年之后,我可以有262个比特币了。当然四年之后,比特币又将进入新的减半周期。”吴广庚解释道,“我希望用自己的一点力量,去推动这个行业前行。”

北青报记者很感慨,“如果每个币值1万人民币,你的财富就很可观了。”他明显不满这种看法,大笑道,“每个币咱们先看到1万美元吧。”

政策转暖今年感觉扬眉吐气了

说到2016年比特币市场的巨变,吴广庚感慨多多。“前两年我不敢在微博上谈论比特币的事儿,经常有网友质问,‘你是做传销的吧,比特币根本就不靠谱,或者说与国家政策背道而驰。’我也不敢跟父母说自己的具体工作,像做贼似的,只是说一句‘做互联网的’。今年扬眉吐气了,尤其是在银行的同学,认为我走在了前面。”

他认为,首先是国家政策对比特币转暖,特别是对区块链技术的友好,导致人们的观念在发生根本的转变。其次是各种应用场景开始普遍,以全球知名的游戏公司Steam为例,自从支持比特币支付后,就让haobtc钱包每天多了几千笔订单。他通过笔记本电脑进行演示,“游戏玩家要下载国外游戏,一般被要求用比特币支付,他可以去我们钱包那儿购买比特币,然后转给Steam平台的比特币地址上,就可以迅速下载了。按照以往的传统模式,大约需要一天才能完成,而现在两分钟就可以了。这种小额跨国支付可以满足100元到500元的额度。”据他介绍,产品上线后,两年交易资金上涨了20倍。最后国家对比特币企业严格规范,“买比特币要实名制,公司要有风控措施等等。”

故事二

东北小伙成了全球最大单机矿场负责人

比特币挖矿机是用于赚取比特币的电脑,这类电脑一般有专业的挖矿芯片,多采用烧显卡的方式工作,耗电量较大。用户用个人计算机下载软件然后运行特定算法,与远方服务器通讯后可得到相应比特币,是获取比特币的方式之一。比特币挖矿机的价格从一台两三百元到20万元不等。从2011年到2013年,高配置的比特币挖矿机从1万元涨到了30万元,但性能也比此前好了不少。

孙纯宇,东北人,孙小小是他的网名,他是全球最大单机矿场的负责人。

每天生产约110个比特币

在未进比特币行业之前,孙小小在一家公司担任项目经理。2013年被媒体称为比特币在中国的元年,他毅然辞职,投身于比特币行业。据了解,他分别做过比特币周边、矿机、比特币导航网站等。经过吴钢几番邀请,他答应加入,提了一个条件,他需要奔跑起来,主动请缨成为Haobtc自营矿场的负责人。

好比特币公司目前有四个矿场,主要在新疆和川藏一带,共有110P算力。孙小小告诉北青报记者,最新的说法是,“全世界每挖出100枚比特币,接近6枚产自他负责的矿场。今年6月减半之前,最多时一天挖了190个;减半之后,每天在100个左右。经过新的调整,每天不到100个了。平均计算下来,从年初到现在,大约每天生产110个。据了解,这是国内最专业的比特币矿场。“今年我们的设备进行了扩充和升级,按理说,产量应当有一定提高,由于进入了新一轮减半周期,所以产量并没有什么提高。”

找便宜电踏遍四川中小水电站

比特币挖矿首先需要大量的挖矿设备,另外挖矿机在运行的时候需要消耗巨大的电能,而孙小小说,深圳的制造成本降低了矿机制造成本,四川的水电成本降低了矿场的运营成本,这是目前全球70%算力在中国的原因。为了寻访合适电源,孙小小与老板吴钢几乎踏遍四川所有的中小型水电站。他们曾遇上过矿机纠纷,对方是黑社会,处处为难,孙小小孤身前往,与对方痛饮一夜白酒,争取了最大程度的利益和解。路途中曾直面几米外的泥石流和塌方,他笑称,“矿工真的是用生命在挖矿啊。”

因为现在是冬季,四川进入枯水期,没有充裕的电,需要把四川多余的矿机运到新疆,吴钢要过去做一下协调工作。据了解,吴钢基本每个月都会去矿场,看看“矿工”的状态,也看看矿机的情况,统一和厂商协调维修。新疆矿机基地在石河子附近,距乌鲁木齐三个多小时的路程,当地火电价格相对便宜。

孙小小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目前已经回到北京总部,负责公司最新上线的标准算力交易所业务。他认为,挖矿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定是规模化专业化的,参与者的门槛越来越高。

30000台矿机24小时工作

外界所关心的比特币矿场是什么模样呢?有篇报道称,矿场位于大渡河某一水电站内,主体由四个蓝色长厢大棚组成,类似电脑机房,每个大棚里面存放7000台比特币矿机,一共接近30000台矿机。相比去年,这批矿机进行了更新换代,其中拥有10000台S7矿机、8000台A6矿机,两种矿机分别由全球最大的两家矿机商生产。戴上安全手套,刷卡进门,几千台矿机24小时不间断地工作,电能转化成热能,所以厂房建造了风冷系统和水冷系统,室内温度保持在38℃以下。矿场选择在大渡河,是因为当地的水电便宜而丰沛。

故事三

程序员成了比特币老兵

每个城市的比特币团队都与他有关

吴钢,湖南人,人称比特币老兵,Haobtc.com公司的CEO。北青报记者电话采访他的时候,他在新疆石河子考察公司的矿场,这正契合了他的理念,“让比特币流行并使用起来!”他乐观地告诉北青报记者,“比特币作为最好的货币系统,未来一定会进入每个人的日常生活。”

大约2008年,比特币出现了。最早参与挖币的少数人中,从密码朋克到其他极客群组,就有吴钢飘忽的身影,那时是2009年。论辈分来说,吴钢被认为是比特币“丐帮”的创帮长老。吴钢研究生毕业后,在一个P2P视频网站从事技术开发,在关注最前沿的P2P技术时,偶然了解到比特币。作为程序员,他第一反应是启动电脑运行程序挖掘比特币。

据吴钢讲,最早所挖的数量忘记了,电脑挖了8000多个币,钱包文件留在公司电脑里面,离开公司后没有带走,所以这8000多个比特币就从此丢失了。

只要是比特币热门城市的比特币会议上,吴钢的身影从未缺席,被圈里人称作“比特币饭局局长”。吴广庚一直称吴钢是“比特币的甘道夫”,这意味着,每一个城市的比特币创业团队或创业项目都与他有关,如同《魔戒》中联络各个部落的甘道夫,又是许多人的带路人。至于是否赚钱?他好像不太在乎。朋友们也叫他“坑底星空”或者“坑王”,这是指他除了投资比特币,同样热衷用比特币投资相关的项目,如烤猫股票、银鱼股票等等,但大多是坑,亏损巨大。用朋友的话说,“投出去的币,最后清零了。”

创立中国第一比特币钱包

吴钢之前一直在拿比特币投资其他人的各种项目,终于有一天,他认为该投资自己了。于是,他与原美团的核心开发者曾科一起,第一个方向就是比特币钱包,然后游走江湖,通过请人吃饭来招兵买马。目前,Haobtc.com上线已经成为了中国第一比特币钱包,在钱包的架构上,还有比特币交易所、算力交易所、活期定期理财、比特币矿池等应用业务,已然是比特币社区的中坚力量。

比特币投资的项目绝大多数都亏损了

吴钢曾和朋友掏心掏肺地说过:“我几乎投了比特币界所有能投的项目,绝大多数都是亏损的,但凡有促进社区变得更美好的项目,我都愿意去试试。成了,回报巨大;不成,没关系,为社区避雷。”北青报记者半开玩笑地问他,“回过头来看,你通过坑王的星空到底看到了什么?”这个程序员出身的老板终于冒出一句不用解释的白话,“每个坑如果坑不死你的,都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九成矿机公司都倒了

新冒出来的全部倒闭了

比特币在经历了2013年的风光后,突然跌入有史以来的最低谷。币价是最真实的行业景气指数,每枚最高达到8000元,经过2014年的变化,到2105年初,每枚一度跌到900多元。很多新兴公司来不及准备过冬的粮食,市场极其惨淡。

“以矿机为核心业务的公司,确实有九成倒闭了,新冒出来的全部倒闭了。活下来的矿机类公司都是资金实力强的,或者中间找到资金的。”ROCKMINER(小强矿机)联合创始人林志鹏(Alex)这样告诉北青报记者。在调查中北青报记者发现,有老板因为资金链断裂突然跑路,比如当年最火的烤猫公司,在2015年老板跑路至今音讯全无。更多挖矿类公司夭折了,还有相当多的公司谋求转型。自2013年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后,坏消息接踵而至。还有不少投资者在高位买了比特币,因此被严重套牢。一位比特币高管的话更像是行业的缩影,“从2014年到2015年,我炒币一直都是亏的,直到今年才开始赚钱。”

3个月赚了2亿的老板跑路了

据说烤猫的蒋信予于2001年考上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在2013年那波行情中,他3个月赚了2亿,跻身亿万富翁之列。后来烤猫成为在2012年7月注册成立的深圳比特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代名词,当年8月7日他们在GLBSE交易所成功地进行了IPO,到2013年7月份,烤猫股票价格涨了50多倍,比特币价格涨了10倍以上,烤猫的股票回报达到了惊人的500多倍。

说到炒币者,资深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个行业两类人最有代表性——极穷或者极富的,炒币都很激进。极穷者希望通过炒币发财,极富者则是对行情上瘾,直到全部亏损后出局。比特币与其他投资的最大区别,在于能将个人的赌性发挥到极致,只要你想得到的都有:高杠杆,7×24小时交易,你要是愿意,可以每天不睡觉交易。有一个大户C,2014年成立了炒币基金,是几千个BTC的体量,后来清盘了,基本为零,这件事是导致他跑路的主要原因。另外有个大户更牛,据说亏过万币,后来又全部赚回来了。这位资深人士解释原因说,国外有很多资本需要投资渠道,国内也是一样,尤其是普通老百姓,只有买房和炒股。很多国家的情况比如委内瑞拉、印度等等,个人投资比特币的很多,因为兑现方便,而且完全依托于互联网。

激进的投资者喜欢比特币期货

由于数字货币的交易成本很低,容易让人上瘾,所以激进的投资者喜欢比特币期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者说,“期货比特币是自己炒,杠杆是20倍至50倍;跟朋友交流一般是用现货(低杠杆,3至5倍)。”他直言不讳地说,“我炒币就是用期货,一般只进不出,爆仓为止。”他也坦承,“期货更容易亏钱,因为你赚钱了之后,只要不把钱抽出来,不管之前赢多少次,只要一次做错方向就输了。”北青报记者问他,“今年到底赚了多少钱,是不是成大户了?”他立刻变得低调,“这个不好说,个人隐私。”他避开是否大户的纠缠,补充道,“大户一般是千币以上。以前的朋友有做大的,大约万户侯吧,2013年的身家达到一个亿,那时我们还没出道呢。”

长线资金力挺比特币

采访比特币创业圈的时候,又一个重磅消息甩向了资本市场。一枚Zcash(创世块)火箭般冲至每枚近200万美元,相当于3300BTC(比特币);几天后其价格一头栽到地面,直接跌到75美元,跌幅达99.99%。10月28日才诞生的创世块,疯狂飙涨的逻辑是什么?业内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其当初产量非常小,造势却大,近乎饥渴营销,很有可能是有人操纵。到目前为止,创世块没有任何应用,只是作为筹码在流动,难逃就地转圈的命运。


针对今年的比特币行情,市场普遍认为,目前进入市场的资金,大多是长线资金或者以价值投资为主,而且与这个行业有关,这样就避免了2013年那轮的暴涨暴跌。吴钢则认为,市场已经由过去的传播面转向了今年的基本面。他看好市场的长期趋势,随着比特币应用场景的大力推进,其长期缓慢上升的趋势已经确定。在采访中还出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不少从业三年的“老人”炒币基本不频繁操作,都是低价买了一直留着。只有新人,难免手痒,从而蠢蠢欲动。

说到比特币的未来,吴钢称,“比特币会成为下一代互联网,区块链是比特币的一种应用。而我对好比特币团队感兴趣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让虚拟的比特币滚落到我们的眼前。我也希望吴广庚的梦想成真,就是明年把妻子和两个女儿接到北京,这样他就不用半个月回趟湖南了。”

稿源:北京青年报
记者 刘慎良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分享到微博 收藏 分享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xp15g 2016-12-19 21:18
里面没提到龙矿??????????
引用 lxybtc 2016-12-20 19:46
故事很精采。

查看全部评论(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