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彩云比特

律师观点:关于ASICBOOST专利维权公开信的详细解读

2017-5-19 20:01| 发布者: lvl| 查看: 273| 评论: 0

摘要: 关于AsicBoost的专利风波尚未结束。昨日,律师事务所Getech Law发布了一封公开信,随后AsicBoost专利申请的发明人之一Timo Hanke确认了该公开信的真实性。在公开信中,该律师事务所表示,几家芯片生产商和销售商侵犯 ...
关于AsicBoost的专利风波尚未结束。昨日,律师事务所Getech Law发布了一封公开信,随后AsicBoost专利申请的发明人之一Timo Hanke确认了该公开信的真实性。在公开信中,该律师事务所表示,几家芯片生产商和销售商侵犯了AsicBoost待审专利的知识产权。 因此,这些公司应“停止与待处理专利申请有关的任何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活动”。


我们就此事件采访了从事专利纠纷解决的法律界专业人士,北京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关刚律师,从法律角度深入解析该事件。关刚律师擅长各类型知识产权案件,尤其是专利、技术秘密、不正当竞争、商标、以及著作权等争议解决。关刚律师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及其专利复审委员会工作超过10年, 2013年加入国内知名律所从事知识产权诉讼业务,其间代理了多起重大知识产权诉讼案件。以下为访谈全文:

Q:巴比特资讯   A:北京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关刚律师

Q:近日,在比特币业界,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发布的“关于ASICBOOST专利维权的一封公开信”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作为专业从事知识产权诉讼尤其是专利纠纷解决的律师,不知道您是否也关注到这一事件?您能从法律角度谈谈对这一事件的观点吗?

A:作为从事专利纠纷解决的律师,我们非常关注新技术领域的发展动向,对于发生在比特币业界的这一事件,我们也有注意到。在专利纠纷解决机制中,专利侵权警告的实质是当事人除了通过行政程序或司法程序维护权利这两个途径之外,当事人通过协商解决纠纷的机制的一部分。既然是一种协商解决纠纷的方式,发送侵权警告应该遵循一定的规则和方式,合法地维护权利,而不得滥用侵权警告的方式实施不正当的行为,损害业内其他竞争者的合法权益,阻碍竞争。就“关于ASICBOOST专利维权的公开信”而言,作为一名专业律师,个人认为该“公开信”可能存在如下几个值到商榷的问题:

1) 该公开信所谓的“专利维权”的权利基础并不存在。根据公开信的内容,维权人并未真正拥有合法有效的专利权。
2) 该公开信不满足侵权警告应该满足的“内容应该具体确定”的基本要求。作为一个侵权警告行为,该公开信有关侵权嫌疑的内容含糊不清,缺乏对基本的侵权事实的说明。
3) 该公开信在警告的对象、方式上不当,可能存在违法警告、损害行业内其他竞争者合法权益的可能性。

Q:您提到公开信中“专利维权”权利基础不存在的问题,能具体谈一谈吗?

A:公开信的第一部分很明确地提到,其所依据的仅仅是一个专利申请,目前其在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都未获得授权,并不是一个合法有效的专利权。我们知道,专利权具有地域性,任何一项专利权,只有依一定地域内的法律,经过相关政府机关审查授权,才得以产生权利并在该地域内受到法律保护。而相关政府机关审查的作用,是确定一项专利申请是否可以获得保护,以及获得保护的权利范围大小。获得专利授权的专利权有一个公示作用,社会公众通过正式授权文本中专利的权利要求中所记载的内容,才能够获知该专利权的权利范围,以便能够合理的避让,不侵犯他人的专利权。而未经授权的专利申请,并不具有任何法定的权利,也不能成为当事方维护自身权利的基础,因为根本就还没有权利存在。

例如中国《专利法》第11条明确规定,发明和实用新型必须在专利被授权之后,才具有禁止他人未经许可实施的权利。虽然中国《专利法》第13条规定了在专利申请公布后,申请人可以要求实施其发明的主体支付适当的费用,但也是在该专利申请被正式授予专利权之后,专利权人才有权提出这样的要求,如果专利申请最终未被授予专利权,根本谈不上要求专利实施者支付适当费用的问题。因此,无论从那个角度看,专利申请被正式授予专利权才是权利人能行使权利的基础。

Q:对于您刚才提到的公开信中有关指控侵权的内容含糊,能具体谈谈吗?作为侵权警告的内容应该“具体确定”到什么程度?

A:对于是否侵害专利权的判断,不但需要掌握专利法的专门知识,而且需要掌握相关技术领域的专门知识,以判断涉嫌侵权的技术方案是否落入专利的保护范围,因此侵害专利权的问题比普通民事侵权行为,以及侵害其他知识产权中的问题要复杂得多。因此即便是专业人员,就相同的事实,对于是否构成专利侵权也往往存在争议。
而且对于一个产品或工艺方法,其可能涉及专利技术问题,同时也涉及许多可以自由使用的公有技术的问题。就涉及的专利而言,每项专利根据其权利要求限定的内容不同,其保护的范围是各不相同的。例如“公开信”中提到的涉及ASICBOOST技术,可能涉及很多技术内容,不能因为某项专利似乎与该技术有关,就武断地认为实施该技术就必然侵犯该专利权。因此提出专利侵权警告时,应该有具体明确的事实依据,其侵权指控至少应该“具体确定”到:

1)所依据的专利权明确,至少有具体的专利号,以便被警告方能够明确专利权确实存在,以及该专利权所实际保护的权利范围的大小;
2)被指控侵权的产品或方法的基本情况,以便被警告方明确其具体哪一部分技术是涉嫌侵权的,而不能是泛泛的;
3)被控侵权技术方案与专利权利要求之间的侵权比对分析。只有至少明确这些基本内容,被警告侵权人才有可能对警告内容有一个初步的判断,才可能真正起到协商解决纠纷的作用,实现侵权警告制度的基本目的。

Q:您刚才提到违法侵权警告的问题,权利人在发送专利侵权警告时应该注意些什么?怎样的侵权警告属于违法警告行为?对于违法警告是否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A:如前所述,由于专利侵权判断的复杂性和专业性,为了尽量减少对于被警告方合法权益的可能损害,避免对公平合理的竞争环境造成损害,专利侵权警告的对象应该主要针对直接的专利侵权嫌疑人,而不应随意地扩大到针对侵权嫌疑人的交易相对人或潜在交易相对人(公众)发出的警告。因为如果侵权警告不是发送给直接的侵权嫌疑人,而是通过某种方式,例如公开信、新闻报道的方式发送给侵权嫌疑人的交易相对人,也就是侵权嫌疑人的客户或潜在客户,其目的可能就是以“莫须有”的方式影响侵权嫌疑人的正常生产经营,有可能给侵权嫌疑人的经营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就涉及假借维权之名恶意竞争的问题了。尤其是对于专利权利基础,侵权事实都很不确定的侵权嫌疑。

对于假借专利侵权警告,以阻碍竞争或获取不正当利益为目的,而不是以解决纠纷为目的,恶意排挤对手,延缓竞争对手进行创新的脚步,扰乱竞争对手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的行为,则会构成违法侵权警告。

对于违法侵权警告,则可能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构成损害竞争者商誉或虚假宣传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应承担反不正当竞争法上的侵权责任。常见的违法警告行为就是恶意向竞争对手的客户或潜在客户,以广告、新闻报道等方式通过媒体发出侵权警告,其实质并不在于协商解决侵权纠纷,而在于阻碍竞争者,争夺市场。

Q:就公开信中所涉及的与ASICBOOST有关的专利申请,您能谈谈对该专利申请的看法吗?

A:如前所述,该公开信中涉及的仅仅是专利申请。对于一项专利申请,尤其是涉及计算机技术领域内的专利申请,如果想要获得专利授权,可能会面临几个突出的问题是:1)是否属于专利保护的客体的问题,涉及计算机程序本身的发明可能面临不属于专利保护的客体的问题;2)发明是否满足专利法对于创造性的高度要求的问题,在这个领域,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技术人员对软件系统进行各种各样的优化,但其中真正做出具有独创性、符合专利法对于创造性高度要求的改进是很困难的。
如公开信所称的,该专利申请涉及一种挖掘比特币的方法。这类发明很有可能其改进在于对计算机程序本身作出的改进,中国专利法明确规定计算机程序 本身属于智力活动的规则和方法,不属于专利保护的客体,是不能授予专利权的。另外例如美国专利法也有对于“抽象概念”不授权专利权的相关规定。因此,这类专利申请能否获得授权需要考察其是否实质上属于计算机程序本身。

其次,专利申请能否获得授权的关键还在于,专利申请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该专利申请的申请日以前已有的技术相比,是否满足专利法所要求的创造性,即与已有技术相比是否具备一定的创新高度。

另外,对于绝大多数专利申请而言,都是在已有技术基础上进行的改进性发明,即使专利申请最终能获得授权,其最终的专利权保护范围的大小,还得依赖于该专利与已有技术相比,所作出的技术贡献的大小。被指控侵权的技术,也只有与获得授权的专利权利要求进行详细的对比后,具备授权的专利权利要求中限定的所有技术特征的情况下,才可能构成侵权专利权。

Q:另外,在目前的专利纠纷中,出现了一些本身既不研发技术也不实施专利生产,而纯粹以发起专利诉讼或以发起专利诉讼相威胁,谋求高额赔偿金或和解费的专利经营公司,俗称专利蟑螂。您能谈谈对这种现象的看法吗?

A:专利蟑螂(Patent Troll)也称为投机型非专利实施主体(Non-Practicing Entity简称NPE),属于专利制度的顽疾。近些年来,专利蟑螂日益猖獗,在全球范围内,对许多企业甚至一些全球知名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了消极影响。
专利制度的目的是通过对真正的创新者授予一定时期内对最新技术的独占权,让创新者能够获利,鼓励更多创新产生,促进科技的进步和社会整体福利的提升。但是,在实践中,有的企业或个人本身并不进行创新,也不真正实施专利技术用于生产活动,而是利用社会鼓励创新的法律体制、专利侵权案件应诉成本高、企业的时间成本、市场等因素,滥用专利权,甚至一些仅仅是未授权的专利申请,进行专利讹诈,谋取不正当利益。

普遍认为,专利蟑螂在许多方面对社会创新产生了极其消极的影响,例如:1)扼制了企业的创新,专利蟑螂对大型企业骚扰频繁,根据普华永道2017 Patent Litigation Study的统计数据显示,在1997年至2016年,投机型NPE每年仅通过在美国发起的专利诉讼所获得赔偿额的中间值就为13,000,000美元。专利蟑螂对中小企业的危害更大,其行为无形中对中小企业形成了行业壁垒,极大地打击了中小企业的创新积极性。2)消减社会福利,为了应对专利蟑螂,企业需要步步为营地“披荆斩棘”防范专利蟑螂的骚扰,为此投入更多的资金和人才,其成本最终转嫁到消费者,严重地缩减了整个社会的福利。3)浪费宝贵的司法资源,专利蟑螂往往通过诉讼的方式取得利益,这种不当的牟利方式事实上占用了很多的司法资源。

另外,各国也注意到专利蟑螂对社会的危害性,例如世界贸易组织体系下的《与贸易相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协议)就明确规定了对专利滥用行为的相关规制措施。同时,《反不正当竞争法》以及《反垄断法》中的一些规制滥用专利权的措施,也为企业反击专利蟑螂的非法骚扰提供了武器。


稿源:巴比特资讯( http://www.8btc.com/asicboost-getech-law-respond)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微博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