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彩云比特

王巍:我们需要一个区块链特区!

2018-6-13 11:14| 发布者: lvl| 查看: 2262| 评论: 0|来自: 中国金融博物馆

摘要: 2018年6月8日至10日,“2018(第二十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在深圳五洲宾馆隆重召开。本届论坛由民建中央、广东省人民政府、深圳市人民政府、广州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出席论坛此次论坛,并 ...


2018年6月8日至10日,“2018(第二十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在深圳五洲宾馆隆重召开。本届论坛由民建中央、广东省人民政府、深圳市人民政府、广州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出席论坛此次论坛,并在“区块链新时代”主题论坛致辞并发表主题演讲。


王巍理事长在论坛致辞中首先表示:我代表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做一个简短的致词,2015年11月份在北京成立中心,2016年在浙江建立第二中心,2017年在上海做了第三个中心,最近两个月在迪拜和硅谷成立两个中心,7月1日将在深圳落地第六个中心,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是国内第一批从事区块链研究和应用的机构组成的,此次论坛在场的有五、六位理事,我们希望在区块链比较热的时候,大家有秩序的陆续形成行业的共识,我们在道德、技术和标准下,共同形成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从底层推动向区块链应用的方面努力,也希望大家一起祝贺今天的会议成功。


随后,王巍理事长发表主题为:“我们需要一个区块链特区”的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早上好!中央政府当年给深圳一个经济特区的待遇,于是40年来,在无数年轻人的奋斗下,在监管部门的宽容与呵护下,我们看到深圳成为中国的一个重要的典范,经济改革开放的领袖。深圳不仅仅是中国的领先城市,也是全球的一个发达的城市。今天的区块链大潮刚开始,我们希望在这里讨论,能不能在深圳建立一个区块链的特区。


第一,区块链为什么这么火?

空前的财富效应。这个对中国人具有独特的吸引力,在过去几十年野蛮生长中,对财富的追求很狂热,对于一个曾经极度贫穷的民族而言,也是可以理解的。区块链给相当多的人带来空前的财富,而且是在非常短的时期,这获得传媒、商人和普通大众的关注,这是最主要的原因。

其次、85和90后所谓的“硅基人类”,他们在互联网上接受观念的方式和社会行为与传统一代完全不同,不仅是打破了传统的金融或者产业的界限,而是从底层各个角度来颠覆现有金融的体系。同样,新的互联网生态瓦解了整个产业的格局。在区块链我们有了矿圈、币圈、链圈和投资圈。区块链的概念用在几乎所有的行业,从产权到音乐、出版,我们今天看到的区块链概念弥漫着所有的产业,很难定属于什么产业,应该由谁监管和由谁制订规则,这是今天的困难的地方。

金融启蒙和金融监管的严重滞后。金融在中国是垄断产品,在西方,金融是经过几百年的市场演变形成的,金融是所有人达到监管底线就可以参与,是一个自由发展的市场。在其发展过程中有太多失败、泪水甚至血,因此西方投资者和消费者对金融基本常识是理解的。在中国,金融是官方的高度垄断,民间就一定会高度的阴谋化,大家不了解金融。突然开门之后,特别是互联网空间上,所有人都在做金融,不了解金融的基本底线。大众的金融愚昧是一个深厚的社会土壤。

同样管制也一样,早期的金融监管的干部很多是部队的转业军人,政治素质高,进入金融财政这些国家的保密部门,接受金融的启蒙和教育也很少,边干边学。监管与市场机构之间没有互相博弈的关系,一旦出现问题,先把你打死,不存在讨价还价的关系。这一方面扩大了监管权利,另一方面也使得监管非常的脆弱,缺乏一个和市场磨砺的关系,互相提升的过程。这也导致今天区块链监管是一方面非常压抑,另一方面是非常抵触,关系紧张,缺乏应有的互相尊重和妥协。

还有一个火的原因是全球金融市场的创新,全球各国同样面临一个新的领域,都在争夺的创业者,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主权国家都在非常亢奋的讨论区块链,特别是一些小国,希望作为立国之本,例如瑞士,这种情况特别多,越是小国没有什么可损失的。

最后,货币工具的革命改变了整个人类交换的媒介,从早期的贝壳、金属币、到信用卡,到中央银行货币,到今天的比特币,整个的支付手段和交易的工具发展的根本的革命,每一次的革命都会导致生态革命,我们正在面临全球金融革命的突破,谁将成为领袖,谁将被淘汰,这是所有人都焦虑的。从国家角度来说,谁能留住这批年轻人,留下了创新动力,谁能给他们充分的条件和这个机制,是一个国家的竞争,所以我们非常关注下一场金融革命在哪一个国家发生。


第二,区块链是不是需要监管?

这本来不是问题,但是现在出现了大的问题,相当多的年轻人在谈区块链并不需要监管,认为区块链本身有自己监管的功能。这是错误的看法。所有的公共空间和所谓的经济学的外部效应,都需要监管,公共场所的大声喧哗都是需要监管的,比特币交易直接影响到主权货币的权威,影响到现存国家货币交易之间的规则,当然要接受金融监管,这是不需要讨论的。

另外,还有一个道德和法律的底线,现在加密货币领域出现的诈骗、洗钱、走私、传销等等都需要监管。2008年开始的比特币首先就从货币的点对点支付开始创新,后来出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等,都是立志要去中央银行化,去金融中介,得到金融监管的关注是自然的。早期创新者都比较的天真,我记得在4-5年前在座的邓迪理事长给我推广比特币货币的时候,让我安排中央银行官员讨论,和他们合作。我当时告诉邓迪,这是与虎谋皮啊。今天中央银行也在做数字货币,这和你们说的区块链货币完全不是一回事。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滥用一定会危急中央银行甚至政府功能,懂的人都懂,无论你如何花言巧语来掩盖,都会涉及监管。

所谓的区块链的自我监控,社区信任等,我叫它是金融乌托邦主义,声称区块链可以自己约束自己,加强内部信用,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们当年都了解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等建立的社会主义乌托邦社区,没有外力和规则,仅仅是所谓共识是无法维持的。你可以把所有的归结为算法,认为算法决定一切。就像前年一本书叫人类简史,用故事可以解释人类的历史,这只是一个学者的角度而已。人人都可以不同角度解释历史,文明除了故事,还有武力和政权解决。你可以偏执地坚持你的立场,但世界上除了算法,还有其他的立场,所有立场之间的妥协才成为今天的社会,算法不会决定一切。

大家喜欢故事,听故事会把问题简单化。许多人讲500年前复式记帐法改变了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和威尼斯的信用体系,于是整个社会改变了。今天区块链的分布算法与500年前记账革命一样伟大,当然这是非常好的故事。我看不能这么简单的理解,记帐法仅仅是一种工具,会帮助股份公司形成、处理市场的复杂交易,但是比这更强大的是军事力量和政治力量。当年法国大革命的直接爆发点是攻打巴士底狱,更直接原因是法国国王把当时的财政部长奈克给开除了,因为他公布了财政报告,让公众看到国王的腐败,导致法国三个等级一起开会,然后出现大革命。这个非常的复杂的过程,也可以简单地说是法国大革命起源于财务报表。历史可以娱乐,但不完全是这样简单的。我坚定的相信区块链有巨大的前途和变革,但不能一意孤行,以为区块链算法可以改变一切。

最后,文明的基础是交易和规则,交易很重要,但是交易需要有规则,算法和区块链可以帮助形成新的规则。我们一定要关注改变规则的所有变化,这会改变文明,因此我们必须今天高度的关注区块链对规则的创新,同时也要尊重现有的规则,在平等博弈中妥协和发展。不要主攻金融,打正面战,多关注非金融领域应用,保存实力,避免过早牺牲。


第三,谁来监管区块链?

区块链算法有很多技术的机制,分布式、无法篡改、可以溯源,这都是内部机制,有自己纠正自己的功能,不可篡改,可以自我监管。区块链成长中也有监管,是竞争出现的监管,这种博弈的过程都会形成这样的条件。区块链的商业竞争,包括应用、盈利和能不能合作,又形成市场的监管。此外,还有道德监管、不作恶,求共识。还有金融的监管,用自己的钱和用别人的钱这是根本不同的两种方式。用自己的钱,也要有投资的资格监管,用别人的钱更必须有复杂而严厉的金融监管。


最后一个,区块链应该在深圳有独特的机会,深圳可以形成区块链特区。历史上看,区块链创新与当年的轮子发明、电话和汽车等发明一样,都有共同的几个规则。

所有的创新都会破坏现有规则和秩序,因此社会要文明和宽容。所有的创新都会破坏原来的规则,都会遇到抵御,所有的创新都会恶意牟利,哪一个行业和哪一个时代都有所谓的坏人,这是正常的。不仅仅是区块链,在互联网、地下钱庄都有坏人。很多好人,动机和过程都好,但时运不济,失败了,结果成了坏人。也有很多人是自私的,甚至蓄意诈骗,结果却成功了,成伟人了。历史上这种例子太多了。我觉得历史和社会对创新的宽容很重要。所有的创新都会被压制、有牺牲,一定注意跑长跑,不要一意孤行,吐血去跑,跑长跑要有接棒的准备,起跑的不一定会冲线。

伟大的创新需要视野、学习和妥协。区块链圈了很多人突然暴富,以为自己成功了,很自信偏执,以为不需要学习了。在互联网范围中,马云也是不断失败,后来才不断学习成功的。不要太相信自己的天才视野,历史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同样伟大的创新需要社会的呵护和宽容。区块链的创新特别需要深圳特区支持。昨天深圳金融办负责人告诉我很多令人振奋的深圳现象,特别印象深刻的是,深圳人的平均年龄32岁,这么年轻有为的城市!在深圳创业的年轻人太有福气了,希望在深圳形成区块链特区,大家一起努力!谢谢大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微博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