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彩云比特

解密联盟链窘境,未来将何去何从?

2018-7-10 22:44| 发布者: lvl| 查看: 605| 评论: 0|来自: 财经网

摘要: 联盟链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在笔者看来它最大的价值和意义就是,当大部分公链项目都还停留在白皮书和概念验证阶段的如今,联盟链才是真正能和社会各个产业贴的最近,同时也是真正落地最多的区块链组织形态。至少对于 ...
联盟链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在笔者看来它最大的价值和意义就是,当大部分公链项目都还停留在白皮书和概念验证阶段的如今,联盟链才是真正能和社会各个产业贴的最近,同时也是真正落地最多的区块链组织形态。至少对于现有一些产业来说,联盟链对它们最友好,也正在为它们提供服务。

相较于难分真假的公链项目,联盟链的发展无疑会更让人关注。然而现实却有些残酷,以R3、Hyperledger Fabric为代表的联盟链组织,以及以趣链、井通以及布比为代表的国内联盟链企业似乎都陷入到了困境。

R3陷入舆论风波

R3算是较早建立的区块链联盟,是在2014年由区块链创业公司R3CEV发起成立的,当时R3的定位是研究区块链技术并制定金融业区块链技术开发行业标准的合作组织。联盟成立伊始,众多银行蜂拥而入,成为当时被全球看好的联盟链组织。


但好景不长。2016年11月,桑坦德银行和高盛集团先后宣布退出R3联盟。谈及退出原因时,高盛表示,缴纳巨额会费却没有给该集团带来技术长足的进步。高盛的质疑更是直接将该组织的技术问题凸显出来。有媒体表示,尽管R3对外表示有1300名架构师正在为Corda做贡献,但根据R3公开的信息显示,列出的人数不会超过三人。在商业模式上,尽管R3野心勃勃布局全球业务,但其商业模式却并不清晰。同时,据《财富》等媒体报道,摩根大通等多家银行退会更是让外界对其质疑达到顶峰。

商业模式不清晰、技术无法满足会员的实际需求再加上不断增加的经济支出,都让R3深陷舆论漩涡当中。

在R3陷入困境的同时,另一典型代表Hyperledger Fabric也出现了会员降级风波。

2017年12月底,据路透社报道,已经有超过15个超级账本(Hyperledger)的联盟成员要么削减联盟会费降级,要么干脆退出该联盟。尤其是芝加哥交易所(CME)和德意志证券交易所这些从该组织成立时就加入的“首要会员”,也宣布在2018年开始降级到普通会员。


有业内人士表示,Hyperledger Fabric这样的巨型联盟,由于会员数量众多,很难平衡各个成员的利益。而且,由于该组织没有代币这样的激励机制,导致技术更新显得非常缓慢。这些联盟成员每年要交着不菲的会员费,却得不到应有的技术支持,很难让企业能够持续投入会费去支持该组织。根据超级账本的官网显示,首要会员能够在该联盟董事会获得席位并且需要每年支付25万美金的费用。一般会员基于公司规模需要支付5000到50000美元费用。

也许是因为Hyperledger Fabric已经意识到其尴尬处境,该组织已经在发生改变,据IBM相关人士发表文章称,Hyperledger Fabric在其最新的1.2版本白皮书中透露了加入代币的想法,该代币被描述为FABCOIN。Hyperledger正在试图用代币来重新激活已经趋于僵化的联盟链组织。有业内人士评价到。

国际间联盟陷入低迷的同时,以趣链、布比以及井通为代表的国内联盟链的发展也遭遇了瓶颈。趣链陷入到外界对其高估值却低营收的质疑,而布比和井通两家企业在进入2018年后,联盟的推进和落地消息远不如从前那样频繁。与此同时,两家正在着力打造商业级公链的信息却甚嚣尘上。种种问题汇集到一起,让人不免提出疑问,联盟链到底怎么了?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趣链、布比以及井通纷纷陷入联盟链“困境”

2018年5月,有媒体报道,趣链科技在2017年的营收不足190万,净亏损1500万,但其B轮估值却高达15亿人民币。外界纷纷质疑如此低的营收能力怎么能得到如此高的估值判断。井通和布比因为没有被曝出营收情况,所以似乎避免了外界对其财务的质疑,但是进入2018年以来,两家企业在联盟链的推进发展方面似乎出现了瓶颈。以布比为例,财经网查询有关布比2018年以来所有新闻动态,除其A轮融资1亿和推出公链BUMO的消息外,关于联盟链的进展消息寥寥。当财经网想就布比近期联盟链推进情况,以及是否要转型做公有链等问题对布比进行询问时,布比以企业内部定位调整为由,回绝了财经网的采访要求。布比的这种缄默态度似乎进一步印证了联盟链发展出现问题的这种判断。

这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联盟链出现如此窘境?

盈利能力弱,难以为继

财经网就此事询问了一些业内人士,他们纷纷表示联盟链盈利能力弱,导致难以为继。

井通COO黄晏清的回答也侧面佐证了这个观点,他表示公链之所以现在很热,很多资本方和项目方都在做。就是因为发币这件事离钱更近,如果拿上市公司做类比,很多公链的币可以到二级市场中吸引更多C端投资人的关注,而不发币的区块链企业只能通过一级市场被投资机构关注。两种模式来说,无疑前者更吸引人。

NRS创始人李万胜则认为联盟链不用发币,没有那么大的造富效应和炒作空间,所以短期来看,盈利能力的确不如公链。

对于这个疑问,趣链科技CEO李伟给出了他的答案,正如之前提到的关于趣链的财务情况,为企业提供技术服务和支持,一直都不是追求短期暴利的行为。趣链不发币,所以无法短期内获得很多资金。同时,对于区块链来说,前期的技术和人员成本投入是必不可少的的,所以才导致账目不太好看。李伟随后补充道,随着更多合作企业的加入和技术的升级,盈利是迟早的事情。这也是投资方估值15个亿的重要因素。

联盟建立困难,技术瓶颈有待突破

在谈到联盟运营推广问题时,一直致力于金融行业发展的趣链似乎更有发言权,李伟提到,行业内有句话被很多人认为是真理,所谓难在联盟不在链。这句话其实不完全对。李伟认为,

不光是联盟不简单,链也不简单。具体来讲,要想建立一个联盟,那就要在链下去对接企业,跟企业达成共识。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其实并不简单,有句俗语叫同行是冤家,这句话在建立联盟的时候得到了很好的验证。以趣链目前对接的金融行业为例,如果通过趣链科技本身或者指望哪几家银行自发进行联盟,搭建联盟链是非常不现实的。只有通过迂回的办法来进行企业的打通。例如通过说服银联上链,然后再通过银联的力量再联合多家银行去做才能实现。但是如何说服银联又成为一个新的难题。要想说服银联,首先要有资源(能够和银联平等对话),再有就是确实有技术能力让银联包括金融机构认可你是有能力为他们服务的。

提到联盟链的技术瓶颈,黄晏清向财经网表示,依照现有技术模型来看,联盟链的节点数量确实存在限制。目前井通理论上可以支撑250个节点,TPS稳定在2000—3000之间。如果节点超过这个数量性能和稳定性就会下降。

无独有偶,李伟也提到,100万TPS是不现实的,趣链最理想能达到的TPS是10000,合约比较复杂的时候大概在3000—5000,节点数量的话大概在100—200左右。

李伟还提出,现阶段,联盟链还处在1.0阶段,也就是说还属于局部上链。它的性能无法支持行业中更多企业数量的大规模上链,所以未来技术上如何支持更多节点的稳定运行是联盟链技术发展必须要攻克的一道难关。当然,局部上链的情况也不单单是技术问题,涉及企业数量越多,提前在线下达成共识的难度也会成几何倍增加,如何平衡各企业的利益是关键。

最后他总结到,联盟链既难在联盟也在链,链的难度在于如何建设高效稳定(不挂),且安全性较好有保障的,还能有高扩展性,适应各个行业的链,不会简单。 难在联盟的逻辑就是,如何建立联盟,如何建立可持续性,能拓展的商业联盟。

联盟链发展路径出现分叉

当财经网问到,如何解决联盟链发展困境时,有业内人士回答到,其实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了问题,他们正在做出相应的努力和改变。

出路目前看来是两条,一条是转型成为一个真正的技术服务公司,去为市场上有需求的企业和政府部门提供技术支持。另一条就如同布比正在做的BUMO和井通正在做的墨客一样,打造可支持大规模商业应用的联盟公链。黄宴清表示道。

很显然,李伟更加支持第一条道路。他表示,第一条与第二条最大的差异就是是否发币,趣链就坚决不会发币。李伟认为发币上交易所这种事是将创业团队的奖励前置,违反了常规的商业逻辑。当一个团队还没怎么做的时候就拿到了巨额的奖励,试问这个团队还有什么动力去继续做下去。

他坚定的认为,趣链现在以及未来都会走类似微软的模式,即通过提供技术服务和技术输出来赢得市场。他进一步强调到,也许很多人认为这种模式没什么新意,同时赚钱的周期以及技术门槛都很高。 但针对国内来讲这是现行非常合规的模式,同时也是最有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

而且大家对于做技术服务有一个根本性误解,觉得这种模式就是给别人做技术做运营,没有地位也得不到合作企业的尊重。但事实是,只要企业有技术、有方法,能踏踏实实做事,将来未尝不能通过区块链技术建立护城河,成为像微软这样的巨头。 

黄晏清则认为,目前两种方式都应做尝试。目前井通科技就在这两种模式上齐头并进。一方面服务于政府和企业,为他们打造支持其业务的技术架构,向外输出技术能力。另一方面,也在尝试打造联盟公链,通过代币解决企业间奖励机制的问题,同时能够嫁接更多企业进到井通墨客的链条中来。

联盟链、公链殊途同归

谈到联盟链未来的出路,李伟提到了他下一阶段的规划和想法,他表示,公链虽然有很多缺点,例如性能慢、耗能高、易分叉。但是公链也有可以借鉴的优势。上面提到过,现阶段联盟链只能算是局部上链,节点数量的增加需要技术突破来支持。恰恰公链最大的优势就是节点数量非常多。趣链就思考能不能将公链的节点数量优势和联盟链速度快可控的优势相结合,打造一种可控公链的技术模式,这样就能大规模的支持商业落地应用。 

巧合的是,黄晏清也表示正在打造公链和联盟链相结合的区块链项目,他称之为联盟公链。

财经网发现,通过和几家联盟链企业的沟通,发现现在联盟链模式确实存在桎梏。但这种桎梏似乎不单纯是技术或商业模式上,更多的是一种思想观念上。正如李伟在和财经网沟通时所提到的,人们似乎天生就喜欢给他们分类,并把公链和联盟链理所应当的对立起来。其实无论是联盟链,公链、私链、甚至是区块链,都只是人为定义的。只不过现状是公链偏草根,更强调用户的参与,联盟链更显得高大上,更多是企业,甚至是政府参与。但它们(公链和联盟链)最终会相遇。

就如同上交所前总工程师、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白硕所说的那样,单纯的链+生态已经出现了问题,所以链圈的生存状态不是特别良好。相比来说,公链的生态更加完整,商业逻辑也更强大,这就造成了天平的倾斜。

公链和联盟链的天平发生倾斜

白硕在总结发展趋势时提到,2018年开始,出现了一个新的趋势,从币圈和链圈的势均力敌,到现如今的相互融合,很多企业正在发生改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微博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