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彩云比特

比特币:十年话江湖

2018-10-8 11:30| 发布者: alesan| 查看: 453| 评论: 0|原作者: 十七进制|来自: 星球日报

摘要: 比特币圈,比任何一个圈子都具有江湖习气。


比特币圈,比任何一个圈子都具有江湖习气。


风起于青萍之末

构成这个江湖的大多数人都是籍籍无名之辈,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属于时代主流力量。所以,他们的行事做派极其草莽,动辄撸串,怒则撕逼。他们的口号是“一币一嫩M”“一币一别S”,他们的信仰是“守币如守寡”。

传统的互联网圈、金融圈、区块链圈觉得这是一个loser的世界,但是这些人眼高于顶,自命不凡,叛逆心极重。他们不甘心在BAT画好的版图里闪展腾挪,在他们眼中,比特币让他们看到了曙光,正所谓“风起于青萍之末”。

格局未定,真假莫辨,十年区块链世界,财富无限,无论币涨币跌,依旧无限可能。这就是比特币的世界。

 中国比特币史上最神秘的人物:烤猫

谈到比特币,一定要说到烤猫。

烤猫去了哪里?这是中国比特币圈最大谜题。

就像比特币世界在寻找中本聪一样,中国比特币圈至今有不少人在搜索“烤猫”。

烤猫真名蒋信予,2001年考取中国科大少年班,自由主义者,论坛ID:Friedcat,直译烤猫。

喜欢穿拖鞋,打扮随性,常出没于南山海岸城。

他是中国比特币圈第一个成功发布ICO项目的人,也是中国最早制造Asic矿机技术天才之一。早在2013年就已经身家过亿,手握全网20%算力,那时候北京的“南瓜张”阿瓦隆构不成威胁,蝴蝶矿机尚未出货,吴忌寒的“蚂蚁矿机”还在筹备之中。

然而,2014年底~2015年初,区块链世界大神级的烤猫突然失联。

关于烤猫失踪,江湖传闻非常多,最大传言是他资助了某自由主义组织,然后就失踪了。

然而,这一信息至今未得到确认,当年烤猫公司的员工闪电和瑞锡,都说不清楚。

烤猫在公众场合最后一次出现是2014年8月2日,当时烤猫公司举办“百万T算力时代”线下沙龙。与会人员包括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杨林科、比特币壹钱包创始人吴钢、币须网创始人罗金海等。

那天场景仍然清晰,会场布置特别low,连背景板都没有拉平整,到场的人也非常随性,稀稀落落四方坐定。主持人邀请烤猫上台演讲时,一个单眼皮瘦个男生,穿着一双拖鞋,面无表情的走上台来,连自己都没介绍,就开始说数据……这就是传说中的烤猫。

烤猫,是比特币历史上无法绕过去的一个人。他突然崛起,骤然消失。他带富了一批人,同时也坑了一批人。他既是PoW世界的英雄,也是“算力中心化”始作俑者。

相较于比特币的暴富神话,我们也要看到区块链世界里的悲剧。像烤猫这样在币圈辉煌过而最后杳无音讯的人,数不胜数。

但当大家以为烤猫不会再出现时,2017年8月4日,烤猫2个钱包账户(总收入74715个BTC)有5笔转账记录,共转出17597个BTC。

烤猫的钱包到底是谁在控制?他为什么在公众面前消失,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2009-2010年:比特币的“结绳记事”年代

上文提到了壹钱包创始人吴钢,他现在是币信创始人,江湖人称“行长”。

区块链世界的大多数人都记得吴钢的名字叫“星空”,属于区块链世界的远古大神,又称比特币世界的“甘道夫”。早在2009~2010年,关注P2P技术的“星空”就躲在公司偷挖了8000多个比特币。当然,离职后这些币都已经消失在历史尘烟里。

“星空”每见到一个区块链世界里的人,总是说:“来我们公司吧,给1%的股份。”他用这句口号聚集了比特币圈内早期很多精英,包括纵横四海(p2pbucks创始人)、超级君、孙小小、大熊、熊二等,这些人都是比特币圈里极具个性的人物,到2018年,很多都是一方诸侯。

最早期的比特币玩家多多少少与“星空”都有一些关系。北航博士张楠赓的阿瓦隆矿机一代,“星空”是投资者之一;现在比特币圈内呼风唤雨的赵东,也是“星空”指引进来的。2012年发行的烤猫股票,“星空”和谢坚都有参与。

吴钢和超级君掏心掏肺地说过:“我几乎投了比特币界所有能投的项目,绝大多数都是亏损的,不过但凡有促进社区变得更美好的项目,我都愿意去试试。成了,回报巨大;不成,没关系,为社区避雷。”

从最开始的“结绳记事”到今天的区块链世界的投资大佬,吴钢(“星空”)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比特币信仰者,也正是像他这样忠实且有高认知的粉丝,才能从比特币世界获得上百倍的回报。

2011-2012年:比特币的蛮荒岁月

2011年比特币世界,大部分比特币爱好者都各自为战,无组织无纪律,技术爱好者占多数,他们相约在一些QQ群里谈挖矿和未来前景,其中最有名的是“和平饭店”QQ群,里面集中了长铗、赵东、四海、墨不一、星空、暴走恭亲王等,但现在这个群竟然找不到了。

除了“星空”,巴比特网站作为大本营也在早期积聚了不少用户,该网站是在2011年由长铗(刘志鹏)、QQagent(吴忌寒)、老端(端宏斌)这三个人最早开始创办。

长铗是科幻圈内知名的新锐作家,比原链的创始人;QQagent后来做蚂蚁矿机赚了大钱,现在已经成为圈内大佬;老端后来批比特币捧山寨币引来很多非议,被圈内人认为是“比特币世界的叛逆者”,现在基本已远离币圈。

2011年~2012年,有目标的圈内人开始跑马圈地。除了巴比特,墨不一创立了BTC123,杨林科创立了比特币中国交易平台,四海创立了p2pbucks,徐明星看《傲骨贤妻》看出了比特币商机,还有沈波在后面的默默奉献……都为比特币世界做出莫大贡献。



2013年:北上深杭“群雄并起”

2013年之前,比特币其实没有真正的历史记录。那是一个原教旨主义的时代,记录大多基于传说。

2013年之后,比特币开启了真正的商业化时代,比特币成为很多创业者施展个人抱负的舞台,而以北上深杭的创业最为激荡鼓舞。

北京以车库为中心,星空(币信)、李林(火币)、徐明星(OKCOIN)、二宝、洋洋、赵东、李笑来、李盈斐(比特大陆)、文浩都属于这个圈子。

上海圈子,则包括老猫、初夏虎、暴走恭亲王、达鸿飞、徐义吉、巨蟹、墨不一、杨林科等。

深圳圈子最为杂乱,申屠青春、疯狂小强(小强矿机)、罗金海(币须)、姚远(币汇)、廖翔(闪电矿机)、刘爱华(币看)、花松秀(后期进入深圳)、杨建军(比特币国际)、王晋(比特帮)。

杭州则是以巴比特为代表的长铗、宋欢平、宫少等。

在这四个城市里面,北京的创业明显大气,一开始就结合了资本和运营的力量,李林主导的火币网和徐明星创立的OKCOIN两大交易所超越上海的比特币中国,成为比特币世界的中心。加上比特大陆、币信和比特派,北京又一次走在中国最前面。

上海创业帮的资本运作能力十分熟练,老猫、初夏虎、暴走恭亲王、达鸿飞、徐义吉等都有强大的组织动员和说服能力,这在2017年的ICO项目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上海这次的走位也是不错的,从现在来看,走在深圳前面。

深圳人民一向喜欢实干,都是自家掏腰包做事情,虽然在各个领域都有涉猎,但无论是发币还是矿机,无论是支付还是电商,虽然深圳的创业者把各个领域都尝试了一遍,但最后用血一般的事实告诉了全世界:理想、情怀以及技术在这个世界都没有用,比特币世界只有两个领域赚钱,一是挖矿,二是交易。深圳人民还是适合干实事,比特币创业只能排在第三。

杭州那边不是特别熟悉,主要是以巴比特为中心,聚集了一帮创业人士。

2013年的这一轮创业,特别有意义,涉及范围极广,基本上探索了整个比特币产业链,而且的确有很多落地应用出来,从ATM机到硬件钱包,从跨境支付到电子商务,这一波创业者全都尝试了一遍。

他们是这个世界最早期的拓荒者,虽然坚持下来的并不多,获得成功的仍然属于少数,但比特币世界认可这样有创业资历的实干家。

如同武侠世界里的江湖,比特币圈里有论资排辈的习惯。不管后来者如何土豪,但比特币圈里只认那几十个人。面对早期的创业者,再壕的土豪也难以进入这个圈子。


2014-2016:区块链世界的悲情岁月

2013年12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

从这天开始,比特币开始正式走入下行通道。

很多比特币创业公司苦苦挣扎,大批的创业者离开了这个圈子。

比特币的行情为4500的时候,比特币的创业者聚在一起撸串;比特币的行情为3500的时候,北上深杭还能找一帮子人聚会;比特币的行情为2000的时候,很多比特币创业者开始卖币为生;比特币的行情为900的时候,再也没有人谈及比特币了。 

万马齐喑,暗无天日。

这是2014年活跃于广州币圈的“万方中”说过的话:所谓的财富神话,不过是成年人世界的鸡汤。区块链世界只有笑话,没有神话。大佬们会告诉你赚了几千万,不会告诉你投资失败后的一无所有。相较之于暴富神话,我们看到更多的或许是区块链世界里的残忍。

早期区块链世界里的知名人士“不卖自萌VV酱”后来谈到:比我更专业的专业矿工,矿场公司的程序员,能够自己写矿池程序,自己设计ASIC的牛人,最后赚钱的也是极少数,大部分公司最后走向倒闭,这批人不知去向了。所谓的技术专家、密码学家,两年后多不知所终。甚至我们当年还请出凯文·凯利来公司捧场,下场一样是然,并,卵。

2014年5月份, 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来到中国,传播他的以太坊理念。还记得当时的现场,一部分人听得昏昏欲睡,另一部分人(黄建、赵东等)在一边拉盘。没有几个人真正在意Vitalik讲了什么,后来在网上传播的那张合照,Vitalik躲在后排右边的第4位,小脸还被蚂蚁矿机的李盈菲和比特币国际的杨建军挡去了部分。

在这段艰难的岁月里,信仰者坚持了下来。我们经常说矿工没有信仰,但事实上,在这样艰难的岁月,矿工走遍中国寻找低价水电,仍然在坚持拓荒式生存,瑞锡、小小、三金他们就是在这段时间一直坚守着自己的领地。


2017-2018年:区块链的世界已一改原貌

2014~2016年,在这3年寒冬里,那些探索各种应用的先驱者,从硬件钱包到ATM机,从电子商务到第三方支付,很多企业都倒闭了。

曾经理想,满地辛酸,这就是比特币蛮荒时代的现实。

从2015年开始,对比特币的关注逐渐转移到区块链上,一些传统机构开始思考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

2016年,一切似乎变得更加美好,资本圈和金融界,都对区块链表达出一种相见恨晚之意。

就是在这段时间,加密货币世界里面形成了链圈和币圈两大门派。正如有人说的:链圈好像丐帮的净衣派,高端人才,唯技术论,鄙视币圈的炒作和唯利益论;而币圈的人则鄙视链圈的穷困。

但直到2017年,艾西欧横空出世后,全世界才真正震惊,一切变得与原来完全不一样了。

到了2018年,基本上大家都明白这个圈子是怎么回事了,这里不再赘述。


应该铭记的“布道者”

每一次比特币疯涨,总有一些人出来跳大神,向全世界宣传自己身家翻了多少倍,赚了多少个亿,然后晒自己在全世界逍遥,当然最后的重点是,把你的人民币给我,我也让你翻个100倍,让你也财富自由起来。

但币价回归后,你会发现这些神话很快就消失于江湖,这一波很多神话来自于90后,来自于VC投资圈。

对于吃瓜群众来讲,谁赚到钱就是他们的榜样,从来不管“神话”背后的真相。谁的代币赚了100倍,谁就是值得膜拜的对象,完全不去了解区块链技术的本质。

稍微认真想一想,他们为什么要告诉你自己赚了这么多钱,如果这么好赚钱为什么要告诉你?

在区块链这个世界,当然不必去排斥投资,只是除了这些浮于表面上的泡沫外,其实还有更多人值得我们关注并感谢的。

2015年,当比特币处于最冰点的时候,万象集团高举“区块链”大旗成立区块链实验室,给区块链世界打了一剂强心针,应该感谢肖风和沈波;最开始一直做比特币慈善的墨客;在《财经郎眼》与郎咸平打擂台的王福重,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支持比特币并不容易。

同时还有,最早的币圈清道夫“比特币封面”,至今被传为神话;2013年就在微博上布道的“货币之王比特币”;比特洋洋的视频访谈,早期比二宝要有名得多;当年为了传播理念当上百度比特币吧主的火星人;写下许多优秀内容的“新闻理科生”和“不卖自萌VV酱”;最早做BTC123导航的墨不一以及做比特币资讯网站P2PBUCKS的纵横四海。

当然,还有很多人,在那个充满争议的时代开始布道。直到今天,无数的专家和大咖冒了出来,编织一个又一个百度不到的神奇故事。


结语-比特币:我没有敌人

比特币的十年,是充满争议的十年,也是野蛮生长的十年。

很多时候都是误解,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比特币只是一段开源程序、一种密码算法、一种新技术、一个P2P的电子支付系统、一个美好的思想……

虽然技术界的自由主义者会赋予它伟大理想,极客里的无政府主义者视它为现代信仰,但比特币只是想通过技术去解决实际问题,让人类的生活更加高效便利。

对自由主义者来说,比特币可能是心中的诺亚方舟;对行走于灰色世界的极客来说,比特币是遮人耳目的铁幕。

比特币十年江湖,没有财富神话,更多的是血泪传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微博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